橡果大神最新作品《出逃小娇妻》最新章节
忧郁小说网
忧郁小说网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幽默笑话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下春天 偷情寻欢 借种经历 吟语低喃 留守少妇 我露娇妻 变质父爱 色色白痴 焱帝倾颜 富贵风流 狼性村长 人面兽医
忧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逃小娇妻  作者:橡果 书号:21629  时间:2017-4-5  字数:9409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之后,楚昀阡本打算空陪玉珑逛扬州,不料临时又生了事。

  楚家在福建泉州的商号里有一桩大买卖出了些岔子,需要他亲自赶过去处理。

  他离开去福建后,楚夫人怕玉珑受了冷落不开心,便让人为她裁制新衣裳,又因为时节越来越冷,怕小丫头夜里冻着,又差人赶做一新的被褥,为了早些完工,她还将一个绣匠接进楚府。

  不过那本是楚家的一门远房亲戚。

  那一家爹娘早逝,只留下兄妹两人,哥哥叫吴轩,平里全靠和楚家做些小买卖为生,妹妹叫吴婉儿,人如其名,不仅温婉甜美,绣艺更出众。她绣的东西针线细密、繁复华美,楚夫人看到了也常要啧啧称赞,这一次为了玉珑,又顾念在本是亲戚,便用几倍的工钱将婉儿接进楚府里赶工。

  婉儿一住进楚府里,玉珑听说她绣出的花鸟鱼兽都像活的一样,好奇的子又起了。

  她和四个毒丫头巴巴地跑去人家住的小院,不到半工夫,大家便混了。

  玉珑趴在桌前看婉儿一针一针细细地绣,忽然叹了口气“唉,婉儿姐姐生得模样好看,绣工又好,要是嫁去我们沈家当我的嫂子就好了,可惜我的两个哥哥都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是呀,唉!”断肠草跟在小姐后面也学着叹口气。

  砒霜的小嘴里总是嚼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那也没什么可惜,小姐还忘了一个人,楚…楚少爷呀,呃!”她好不容易才把整块酥糖咽下。

  鹤顶红忽然灵光一闪,惊喜道:“对呀!我们干么不撮合婉儿和楚少爷呢?”

  玉珑听到后却猛然直起身,粉颊上浮起两朵隐隐的红云,神情古怪。

  她想起了几前那一晚,为了那尊和阗玉雕,那个坏家伙对她…

  但四个毒丫头没留意她们家小姐一反常态的神情,自顾自兴致地开始商量。

  孔雀胆凑到婉儿跟前,笑嘻嘻地问:“婉儿姐姐,你管楚少爷叫‘表哥’吧?那楚家的两位少爷,你喜欢哪一个?”

  “哎呀!”针尖刺破了手指,惹来一声轻呼,婉儿指尖的血滴,脸上陡然漾起红晕。

  “啧啧啧…脸红啦!”孔雀胆摆出一副老狼的模样“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不用猜啦!”鹤顶红豪迈地一挥手“三少爷还了点儿,婉儿柹姐若喜欢,那准是二少爷!”

  她的话让婉儿的脸更红了,眉眼之间一片羞怯之意。

  “二表哥出门去了,小孔雀你们下要胡说!”

  “你的脸都红成这样了,我哪有胡说?!”孔雀胆故意和她辩驳。

  婉儿为了转移话题,随口说:“对了,夫人让我为三小姐绣一被面,过四、五便能绣好,不过…三小姐既然不想留在表哥家里,怎么不去和夫人说,请她派人送三小姐回家呢?”

  “唉!别提了。”鹤顶红一听便苦着一张小脸“二少爷是我家小姐的未婚夫呀!”

  “二表哥是三小姐的未婚夫?!”婉儿脸上的红晕霎时退尽,不可置信地睁大眼。

  未婚夫?那方才这些小丫头怎么还笑说想撮合她和…

  “对呀。”砒霜点点头“不然小姐干么要过来扬州住一个月?我家夫人说了,要是这一个月里小姐和楚二少爷相处得好,便会让他们成婚,唉,不过小姐和我们都不乐意这样的安排。”

  “怎么,三小姐难道不喜欢表哥?”婉儿看向玉珑,眼神有些复杂。

  玉珑的心思犹陷在那一晚的旎中,听到问话忙嘟起俏甜的嘴角,逞强地口而出“那个坏蛋老是欺负我,我干么要喜欢他?”

  “就是嘛!”四个毒丫头愤愤不平地帮腔“二少爷总爱欺负我们家小姐。”

  为人还狡诈多端,害她们屡战屡败,呼呼,想来就可恨!

  “那、那这桩婚约…”婉儿听她们说出“欺负”微蹙起眉头,心有所虑,原本沉静温婉的脸色竟变得有一丝苍白。

  砒霜又咽下一颗松子糖“婚约是我家夫人和二少爷定下来的。”

  婉儿几乎要口说出“我不相信”三个字。

  “听说二表哥不是没有主见的人,那这桩婚约,他…”她蓦而咬了咬,垂下眼“他要是不喜欢三小姐,是绝对不可能答应这桩婚约的,他既然答应了,那一定是对三小姐…”

  她幽幽的再也说不下去。

  几个看似伶俐的笨拙小丫头终于发现了她的古怪。

  “婉儿姐姐,你怎么啦?”断肠草紧瞅着她,傻傻地间:“怎么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

  婉儿忙抬起眼,重新挤出笑容“我、我只是想到三小姐不喜欢表哥,替表哥感到难过。”

  “哼,干么要替他难过?”玉珑不以为意,硬着头皮逞强到底。

  婉儿却放下针线,直直地看向她“三小姐,你真的…不喜欢表哥吗?他…”

  玉珑最怕别人追问她和那个坏家伙之间的事,当下吓得站起来,故意装傻。

  “我肚子饿了,我要去找阮妈,让她给我做香羹。”说完就一溜烟跑出了小院。

  *********

  四后的傍晚,楚昀阡从福建赶回来了,婉儿的那一被面却还没绣好。

  吴家跟楚家的亲戚关系隔了好几代,中间枝权散,其实早已跟路人一般疏远,婉儿虽然管楚昀阡叫“表哥”但她眼下借住在楚府,也不过是一个绣匠的身分。

  楚昀阡回来向双亲请过安后,便直奔桂苑,根本也没有人向他提及过婉儿的存在。

  谁也没有想到,当他留在桂苑的时候,墙外却有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痴望着桂苑的灯光咬

  婉儿回到自己暂居的小院时,脸上似有泪痕,可是并没有人关心。

  她关了门,点亮灯,又开始埋首绣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夜滴醒了她,她才抬起眼,捶捶酸痛的后背。

  一被面终于绣完了。

  她将那幅月白底七彩线的“鱼戏莲花”铺在灯下,细细地看了又看,越看,脸上的神情便越多一分怨毒,一双手抓着造价昂贵的丝缎止不住地颤抖。她不甘心,不甘心命运如此的厚此薄彼!

  她忽然扔下丝缎,拿起一面雕花铜镜,挨近灯光细细地看。

  镜中的那张脸一样眉目如画,一样如花般甜美,可是为什么,沈家的那位三小姐整游手好闲却什么都能拥有,而她劳作、磨到双手都有了老茧也不能换来一个快活的人生?

  怨毒的目光又转向铺在桌上的丝缎被面。这是她辛苦几昼夜才绣完的,过不了多久,却要盖在那位三小姐的身上…而且,最让她不能容忍的是,她居然还是二表哥的未婚

  二表哥一回来不顾旅途的奔波,反而急着先去桂苑哄她。

  他,在她辛苦绣成的被面下,他说下定还会跟那位三小姐…她脸色阴郁,紧咬着下,一幻想到那种画面,便再也遏制不了内心的妒火,拿起剪刀疯狂地把丝缎剪碎成一条条。

  剪完后,她心中的护火才平息了下去。

  等第二天午后,玉珑拉着楚昀阡来看婉儿的精美绣作时,只见到一堆灰。

  婉儿哭得梨花带泪,伤心绝“真对不起,三小姐,昨晚我好不容易才将被面绣完,后来因为太累便进房去睡,可是没想到,丝缎铺在桌上却被蜡烛烧了,等我察觉冲出房,已经都烧完了。”

  玉珑瞪大眼看了看那堆灰,转头失望地说:“呀,太可惜了,婉儿姐姐绣的那幅‘鱼戏莲花’是我见过最细致精美的,我本来还想让你来开开眼界呢。”

  楚昀阡站在她身后,对小丫头笑笑“烧了就算了,没什么可惜。”

  玉珑不地朝他嘟子邬“那可是婉儿姐姐绣给我的,她辛苦的绣了那么多天…”

  他打断她的话,迳自牵起柔荑“我在泉州也给你带了一些东西回来,还有一双难得的蜀绣鸳鸯枕,过会儿就让人给你送去,你若喜欢就留下,至于这被面,再绣就是了。”

  “可是就这么烧了真的很可惜呀!”她一跺脚,抗拒他不在乎的态度。

  “三小姐,真的对不起。”婉儿还在哭泣。

  玉珑忙甩开未婚夫婿的手,跑去她身边“婉儿姐姐,你别哭了,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小丫头撇撇子邬“我只是为你可惜嘛,你明明辛苦绣了那么久。”

  婉儿抬起眼,目光越过玉珑,幽幽地看了一眼门边那道俊逸的人影,唤了声“二表哥。”

  楚昀阡只淡淡一笑“婉儿,听玉珑的劝,别哭了。”

  “可是我…”一看到他的笑容,婉儿两只眼眸里便出难以掩藏的痴来。

  楚昀阡的目光远比玉珑和四个毒丫头敏锐,当下就领悟到了一些什么,遂微皱眉头,不耐地抬手拦下她的话。

  “不过就是烧了块缎子,在我们楚家不是什么大事。”他的目光一转回到玉珑身上,便又变得柔和“玉珑,我们回去吧,我陪你回到桂苑,还要去铺子里一趟。”

  他说完便拉着玉珑走了,头也不回。

  留下婉儿一个人,怔怔地望着他们的背影,眼里又浮起怨毒。

  到了该掌灯的时刻,玉珑和四个毒丫头忽然又带着一大堆果品和小玩意儿来找她玩,婉儿朝她们笑笑,装作随意地问了句“二表哥回来了吗?”

  鹤顶红不在乎地摇摇头“还没呢!二少爷托阿丁回来传话,说铺子里有事。”

  “哦,是吗?”她淡淡地应了一声,在灯光不想心事。

  沉默了半晌,她忽然像想起一件事,急急地说:“我有事也要出府一趟。”

  玉珑俏丽的小脸上顿时出失望的神情。她们特意带了果品和小玩意儿想哄她开心呢。

  婉儿温和地笑笑“天已黑了,你们还是回桂苑玩吧,我赶着出去,就不陪你们了。”

  *********

  楚昀阡此时正在自家的钱庄里盘帐。

  大掌柜和二掌柜在少东家面前齐齐坐等时,阿丁忽然跑进来,附在他耳旁说:“二少爷,有位叫吴婉儿的姑娘来钱庄里找你。”

  “婉儿?”他想起她之前那痴的目光,不由得皱眉。

  阿丁却又补充“她坐的是家里的马车,而且她说沈小姐也来了。”

  “玉珑?”一提到未来的小娇,楚昀阡的神情截然不同,立时站起身“她人呢?”

  阿丁一脸笑嘻嘻“沈小姐在马车里呢,她大概是突然想见二少爷,又不好意思进来。”

  他正瞎猜呢,婉儿已走进了帐房里“二表哥。”

  这次她见到楚昀阡并没有失态。

  “玉珑在外面的马车上?”他却只关心这个。

  婉儿垂下眼,强忍心中油然而生的妒火,温婉地点点头“三小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急着和表哥商量,便着我陪她到钱庄来,可是我也不知为什么,到了钱庄她又不愿下马车。”

  想到玉珑的脾气他不由得笑了。这倒像那小丫头的行事风格。

  明明对他已有…可是在人前,却又死咬着不肯松口承认。

  婉儿又道:“马车就停在钱庄后巷口,二表哥,我还要赶工补绣,先回府上了。”她说完便急急地退了出去。

  阿丁拍拍后脑勺“我果然聪明啊,一猜就猜中了沈小姐的心思。”

  楚昀阡笑看他一眼,并未说话,只是好兴致地缓缓从帐房里走出。

  钱庄后门的巷口果然停了一辆楚家的马车,马夫正蹲在一旁的树下打盹。

  楚昀阡也不理会他,迳自走到马车旁,柔声问道:“玉珑,你在马车里傲什么呢?”

  此时天上的月晕蒙胧,见她不吭声,他的笑意越浓,干脆掀开帘子,也钻进半个身去。

  “玉珑?”

  车厢内一片黑暗,模糊中只见一个身影缩身侧躺着,身上覆着一条绒毯。

  这丫头难道是等得不耐,已睡着了?

  俊颜上的笑意更温柔了几许,他整个人坐进马车,轻扯开那条绒毯“笨丫头,这么冷的天,怎么能在马车上就睡?”

  也不知为何,他的手一触到绒毯上便生出了更强的困惑,但来不及细想,毯下的人就忽然发出一声娇弱的低呼“二表哥,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马车中、绒毯下的人竟是婉儿。

  她猛然屈膝坐起,拿绒毯裹住自己已然赤的身体,息着高叫“二表哥,求求你不要…我不是你的未婚,你不要对我…张、张大哥,你快让人来阻止二表哥!”

  张大哥就是楚家的那个车夫,他正打着盹,听到惊叫声,连忙头昏脑地站了起来。

  “谁?谁?出了什么事?”

  他呼喝了两句,却见到自家二少爷冷着脸从马车上跃下。

  “二少爷,出了什么事?”车夫仍是一脸丈二金刚的模样。

  楚昀阡不及回答,婉儿又在车内哭泣“是二表哥他想对我…张大哥,求你帮我阻止他,呜呜呜呜…他、他把我的衣服都撕开了。”

  嗄?!车夫彻底傻了眼。

  *********

  楚昀阡回到楚府后,还没过一炷香的时间,玉珑便冲去他的卧房问罪。

  虽然消息被封锁,只有车夫和钱庄内的几个伙计听到,不过婉儿被送回小院时,正巧玉珑她们还没有离开,五个天真的小丫头见到她衣衫不整、伤心痛哭的模样,便相信了婉儿说的一切。

  她进门时,楚昀阡正坐在着眉。

  他没有想到,吴婉儿这个远房表妹会有这样深的心机,竞利用玉珑来设计他。

  她这样做的目的,他不需费力便可以猜想到,无非是想“屈打成招”藉此事他对她负责。

  “你太过分了!”小丫头气得两颊发烫“怎么可以对婉儿姐姐做出那种事来?!”

  楚昀阡任由她用手指指着自己,淡淡地反问:“我做了什么事?”

  “你…”玉珑一怔,继而气得水眸更亮,并恨恨地一跺脚“你无!下,下!”

  婉儿姐姐说的那种不堪的事,让她怎么好意思描述出来?

  他忽然站了起来,吓得玉珑后退一大步,他却没有理会她,迳自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哼!做了坏事居然脸不红、气不

  “你这个坏家伙,害婉儿姐姐哭得那么伤心,我们怎么哄都哄不住。”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玉珑,我原本以为马车中的人是你。”

  啊啊啊…玉珑气得直想大叫。

  如果真换了是她,那被光光、眼下哭得要死要活的人岂不换成是她?!

  她,才、不、要、咧!

  “你明明做了那么可恶的事,还在我面前狡辩,我回去要向我娘告状…”

  楚昀阡打断她的话,柔声道:“玉珑,你别闹了,我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对她做过。”

  她一怔“你没做坏事,婉儿姐姐怎么会哭得那么伤心?”

  说完她想了想,怒气又重新涌上来,

  遂哼了声“我才不相信你的狡辩!婉儿姐姐身上的衣服都破了,她明明哭着说是你想对她做…总之,她的清白被你这个坏家伙毁了,你要负责!”

  “要怎么负责?”

  楚昀阡忽然从桌边站起,故意一步一步近,把她吓得退进墙角。

  “你下!无<出逃小娇妻> Www.UyUxS.CoM
上一章   出逃小娇妻   下一章 ( → )
就想你投怀送姑娘有勇无谋红魔鬼情人拐妻丞相薄荷初恋兼职老婆微笑金管家狂妄总经理过期老公小女人的醍醐
忧郁小说网提供橡果大神最新作品《出逃小娇妻》最新章节:第六章全文免费阅读,出逃小娇妻全集5200!请关注出逃小娇妻吧,本站最新最快更新出逃小娇妻最新章节,忧郁小说网是出逃小娇妻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出逃小娇妻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