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详大神最新作品《我露娇妻》最新章节
忧郁小说网
忧郁小说网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幽默笑话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下春天 偷情寻欢 借种经历 吟语低喃 留守少妇 我露娇妻 变质父爱 色色白痴 焱帝倾颜 富贵风流 狼性村长 人面兽医
忧郁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我露娇妻  作者:不详 书号:21687  时间:2017-4-9  字数:5248 
上一章   第08章    下一章 ( → )
老婆非常喜欢旗袍,记得结婚庆典的时候现场更衣就有两件旗袍。

  话说回来,旗袍穿在老婆身上也确实漂亮,高耸的部,纤细的蜂,楚翘的部,被布料包裹的凸凹有秩,大腿开衩的延伸引起男人无限的遐想,尤其那一丝大腿白,更把感的美腿最人的部分如潘多啦的魔盒一样打开一角,管窥一斑的幻化出女人的感与惑,旗袍的美,在我看来大过比基尼的刺,是因为,嘎然停止的开衩在现实的停顿与的脑中幻想差距以及被包裹束缚的紧身感觉,是在幻想中窒息的美。

  老婆家里已经有了几件长短旗袍,可是大家都知道其实旗袍是一种类似晚礼的衣服,只有出席舞会,参加party,或者去舞厅跳舞才好穿。当然偶尔在夏天当裙子穿穿短旗袍也合理。

  这天我和老婆去看一个车展,几个模特开衩到间的旗袍吸引了老婆和我目光,那件旗袍其他部分和正常旗袍无异,只是开衩非常高,后面的布料画着下斜线遮挡着部分峰的位置,峰旁边的部分部曲线和大腿配合着连接成一副人犯罪的曲线画面,而前面的布料则出更多的大腿侧面,白皙的凝脂,完美的停止快要接近女部的侧面,想象力带来的惑冲击着脑子,男人的眼球在有时真是不受自己的控制,而是听从下面的安排。

  回来的一路上,我故意说那模特真漂亮之类的话,刺着老婆的嫉妒心。

  我很清楚,老婆的内心一直有一种暴望,虽然没到暴狂的程度,但过程中受到的鼓励和甜头已经让她乐此不疲了,象毒一样,哪怕背后受到邻家大婶的指点,也在所不惜了。

  周末是个明媚的早晨,透过窗帘的一角,阳光惬意地斜到屋里,卧室逐渐明亮起来,我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着旁边老婆,老婆慵懒的伸着身体,身体的曲线洋溢着人的味道。本就坚的小弟弟在这样惑的画面前血脉翻张。

  老婆已经醒了,微笑的看着我,眼中充了等待。

  我的手开始在老婆的体上下游走起来,口腔黏膜的接触,舌头在深吻中打着转。然后又是一段颠鸾倒凤,巫山云雨。

  老婆动情的呻声音环绕的房间…

  我家的狗狗在门口趴着,然后用爪子挡着眼睛,(老大也太不注意影响了,这大白天的就这么…)

  我起了,老婆穿着丁和情趣透明短裙在卧室的梳妆台前打扮着(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女人化妆时的状态最动人了,难怪古人也对对镜精心梳妆打扮的妇人细化其词),后开叉的短裙部的向着门口。

  有人敲门,我正在旁边的洗手间刷牙。

  我走出洗手间上前打开防盗门。

  原来是邻家刘伯,刘伯身着一身运动服站在门口。平时虽然还是经常见面,但却没说过几次话,有时见面只是点个头而已。

  “小伙,你家有羽球拍没?借我一下。”

  “老婆,刘伯借一下我们的羽球拍,在你你梳妆台侧面的大衣柜上面。你帮着拿一下。”

  老婆起身,把椅子拿到大衣柜的下面,踩了上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情趣内衣后面青光乍现对外人曝光的可能

  我侧面看了一眼老婆感的部在丁字和后开叉短裙的装饰下,人的对着屋子的门口,像是跟其他人暧昧的打着招呼。“刘伯,你进屋跟我老婆拿吧。”

  我声音不大的说,然后便转身走向洗手间继续刷牙。

  刘伯走进屋里,眼睛直直的看着老婆暴的丁字部和几乎透明的情趣内衣,然后不由自主的靠近老婆的身体。这时他离老婆的部非常的接近。

  老婆站在椅子上面并未注意到身后走近的人是谁,而是全神贯注的搜寻着大衣柜上面的羽球拍。

  “老公,这个椅子不够高,你把旁边的小板凳帮我放在脚下面。”

  老婆的手臂在上面吃力的摸索着。

  刘伯没有出声的从旁边茶几下面拿起板凳,慢慢试探着让老婆感觉到板凳在脚下的入。

  老婆抬起一只腿踩在板凳上,大腿部慢慢张开,部中间靡的开处一下暴出来还留有少许早上与我巫山云雨的痕迹,这时挡下的和菊花孔在丁字遮挡下的画面大面积而且近距离暴在刘伯的眼前。

  刘伯咽了下口水,眼睛的广角有效地定位在老婆从下面看上去的肥大的部和少许出的器官边际,聚会神地象达尔文研究物种起源一样专注。

  “老公扶我一下。”

  小巧的板凳让老婆有些站不稳。

  按说这种称谓已经可以让刘伯召唤来我,但这时的刘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性思维了,双手颤抖着扶向老婆的双

  “讨厌,又占人便宜。”

  老婆嘻笑嘟囔着扭了一下肥美的部,太了。

  她不知道双手的主人根本不是老公。

  终于老婆拿到的羽球拍,然后慢慢的回过头来准备递过来。

  “啊,怎么是你啊?刘伯。”

  老婆腿一软,一下身体就失去重心,后仰地向刘伯来。

  刘伯一阵恐慌,来不及做任何动作,就被高处的老婆重重的了下来。

  当两人落地的时候,我正准备走进来,一副情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

  刘伯躺在地上,双手还握着老婆大腿和部的界处,老婆肥美的部,淹没式的在刘伯的脸上,看不见刘伯的五官。

  老婆有一只手不小心摸到了刘伯的部,那里已经支起了高高的小帐篷。

  原来只感觉老婆的股丰,现在看着不见五官的刘伯才觉不是一般的丰啊。

  (这位同学,太过分了啊,当着老公面玩69,还不赶快起来啊,别把老头憋着啊。)

  老婆这时已经顾不了自己的情况,连忙抬起腿,翻身从刘伯脸上下来,至此刘伯抓着老婆的部的手才不自然的松开,好像那么不情愿。

  老婆转身面对躺在地上的刘伯说:“哎呀,摔坏没,刘伯,您老没事吧,刚才我没站稳,对不起啊。”

  “没事,没事。我这身子骨还好,再折腾两次也没问题。”

  (我靠,揩油没够啊。)

  刘伯眼睛翻了翻,又扫了一下穿着情趣内衣的老婆,舌头了一下嘴。好像还在仔细地回味着刚才老婆部的余温和成的味道…

  (太老不正经了,我得重新评估这个平时看起来比较慈祥的老头了。)

  “太好了,谢谢你们的球拍,这材料看着就结实。用完我马上换给你们。”

  “不急,您慢慢用,我们不着急。”

  刘伯一脸足的拿着球拍离开了我家。

  啊,老婆我不是故意的,耳朵断了啊,别扭了。

  (此处省去500字老婆的暴行,需要人道主义救援中。)

  一阵铃声,是我的手机在响。

  “昨天李婶给介绍改旗袍的王伯给咱们打电话了,让咱们呆会过去。”

  吃过早饭,就去菜市场旁边的那家裁店。

  到了那家裁店,我和老婆刚要进去,,这时候一个裁模样的老人匆匆走了出去,好像很急,要取什么东西似的,差点和我老婆撞上。是不是王伯啊,我们还未成谋面。

  这时我来了一个电话,我就跟老婆说:“你先进去吧,我接一下电话。”

  门半开着,我在门口一边接电话,一边看着老婆走了进去。

  老婆仍然衣着火辣的感裙装,刚走进裁店,里面的只有一个男人转过身来。

  老婆上前就说:“老板,我修改一下旗袍,这个旗袍开衩有点低,我想改高一点,你能帮我量一下处理吗?”

  那个男人望着身材秀可餐的老婆,咽了一下口水,眼睛转了一转,说:“好啊,你要改哪件衣服啊,是手里这件旗袍吧。”

  老婆点点头。

  “那你想改多高啊,你得穿上,改动的位置才好精确量出来。”

  老婆想想也是,四周看了,里面有个里屋,门上挂着布帘。

  老婆走进去,背过身子开始衣服,门上的布帘好像用的时间有点久了,有些小空,有个地方还有撕裂的一条口子,男人侧着身子假装看着柜面上的服装书籍,眼睛却通过糙的布帘看着里面的青光,老婆刚刚掉长裙,出光滑的后背和丁字下的人肥

  “小姐,你的旗袍是只改开叉,还是不合适的地方都改一下?”

  “当然都改的合适一些啊,我夏天穿的。”

  老婆怔了怔说。

  “那我还得量一下你的实际尺寸啊,你是贴身穿吧,我得量一下你穿着内衣后的尺寸,这样才会更精确,要不只能目测了,可能你还得改。”

  老婆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穿衣服量尺寸,然后做的时候少算一点就行了吗,老婆有时一些简单的逻辑总是想不明白,总是顺着别人的思维。我有时在想老婆是不是经常用部考虑问题。)

  那个男人走了进去,老婆转了过来,面带绯红。

  男人瞄了一眼老婆感的体,然后拿了一把软皮尺走上来。

  “先量一下围吧。”

  皮尺象伊甸院里面的蛇一样包住老婆的子。戴着半杯罩的子一接触皮尺,身体一怔,早上的快还没有消失,这时老婆的身体感极了。

  男人然后又把皮尺在头外侧拉紧,然后又左右晃了一下,皮尺已经嵌入罩中,摩擦着老婆的头。电象银沙滩的海一样袭来,老婆身子有些软,呼吸急促起来。

  男人的手法很细腻,很懂得用适当的方式接触女人的感点。

  “围的数据,还包括上围和下围,小姐。可能费事一点。”

  (男人对旗袍真的很熟悉,在半开的侧窗我如神的看着里面的一切。)

  老婆支吾的答应着。

  皮尺在腋下和房的大面积之上纷飞滑动着,象冲的帆板。如果不是带了一个半杯罩,想来老婆可能已经沉醉昏了。

  “再量一下宽。”

  男人轻轻的说。

  皮尺滑过老婆的际,左右一晃,尤其是际两侧的摩擦带来的快越来越强,简直让人陶醉。老婆猛的一怔,想要摔倒的样子。

  “最后量一下围。”

  男人望着穿着丁字的下体。扶了一下眼镜,继续尺量。

  老婆好像才意识到自己丁字内的尴尬,红着脸。

  柔和的的从侧面出几条,顽皮的打着圈。

  皮尺摩擦着峰,老婆已经闭上眼睛,毫无意识地随着皮尺左右微微摇摆的转动感受着快的阵阵袭来。老婆的舌头下意识的了一下嘴

  刚才部的皮尺,男人没直接从部拿起,而是不自然地的从老婆部中间倒了一下手,然后从挡下出。

  快速的摩擦带来的强烈快猛烈的冲击着老婆的有点模糊的思维。男人的头靠近老婆的部,手已经完全握住了老婆的双

  (嘟,我吹响哨子,刚要拿出黄牌警告那个犯规动作过大的男队员,这时有人的声音在我前面响起。)

  “小张,你的衣服我取回来了。”

  声音从屋子外面传进来,一下惊醒了屋里的人。

  老婆啊的一声,从恍惚中惊醒,下意识的去寻找衣服。

  “这里再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你稍等。”

  那个之前在门口遇见的裁摸样的老头走进屋,然后低头继续处理着手里的衣服。原来他是王伯。

  不多时,男人从老头手里接过衣服转身离去,脸上一副壮志未酬的样子。

  老婆此时已经从容的穿好旗袍,又恢复的平的端庄,缓步走了出来,表情好像员们刚刚听过**一样。

  “您也要改一下衣服吧?来我给您量一下。”

  “刚才你的伙计已经给我量过了啊,他没告诉你尺寸吗?”

  “哦,您误会了,他是我的一位客户,今天来取衣服的。”

  “不是吧。”老婆一下怔在屋中,不知所措。

  一直在屋子外面侧窗等待多时的我,走进了屋子,和裁说明旗袍改动的意思,然后等待老师傅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皮尺丈量。

  “明后天你们就可以过来取衣服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有点懵懂的老婆走出屋外。

  阳光照到老婆绯红的脸上,好看极了。  Www.UyUxS.CoM
上一章   我露娇妻   下一章 ( → )
借种乱味爱妻助我在集妻子的办公室母亲芙美留守少妇交换女友的游奸滛奇报因为爱所以乱变质的父爱
忧郁小说网提供不详大神最新作品《我露娇妻》最新章节:第08章全文免费阅读,我露娇妻全集5200!请关注我露娇妻吧,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我露娇妻最新章节,忧郁小说网是我露娇妻免费阅读首选之站,我露娇妻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