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康大神最新作品《一塌糊涂》最新章节
忧郁小说网
忧郁小说网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幽默笑话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下春天 偷情寻欢 借种经历 吟语低喃 留守少妇 我露娇妻 变质父爱 色色白痴 焱帝倾颜 富贵风流 狼性村长 人面兽医
忧郁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一塌糊涂  作者:石康 书号:23198  时间:2018/3/1  字数:11641 
上一章   051-065    下一章 ( → )
正文051-065  51

  事到如今,我也懒得再领着读者兜圈子了,我想我还是讲讲我是如何机智地了嗡嗡的吧,时候已到,故事应该开始了。

  52

  老实不客气地说,这件事全赖刘琴,还有一部分账要算到小与菲菲身上,当然,徐静与赵燕这俩姑娘也少不了,正是这些当事人一步步离我而去之后,才剩下我与嗡嗡两人,还得浪费唾沫先从刘琴说起。

  53

  小与菲菲仍在我那里生活,他们多数时间不吵架,可一旦菲菲认为小对她不够关心,就会吵,小呢,在他与菲菲单独相处时很好,可一旦他见到菲菲的漂亮同学,就会被她们的美貌所打动,就会幻想换换口味,这时,他往往不够耐心细致,对菲菲的要求有所大意,就会嫌麻烦,他有时会认为,要是到一个比菲菲更漂亮的姑娘他就会对她更加好,事实上,他总在幻想着把其他漂亮姑娘编入他的后宫,不幸的是,他不是一个皇帝,甚至是个居无定所的汉,人世间,除了一个他不太爱回的家与一辆夏利车以外,他几乎一无所有,在这个如此势利的社会上,他的想法惊人地不切实际,事实上,就是把比菲菲更难看的姑娘入他的后宫都有些难度,想想看,一辆夏利能装得下什么呢?但小也有清醒的时候,他意识到菲菲十分难得,因此,就会对菲菲关怀有加,这往往发生在两人吵架之后,和好如初之时,此时,两人就会表现出一种幸福的样子,做为旁观者的我便会明白"只有神和野兽是孤独的"那句话的含义,我是说,我认为自己像只野兽。

  于是,我便出动,去寻找我的伴侣,管它合适不合适,先变成*人再说别的。

  我开始尽量与过去的朋友联系,夜间外出,为此,我把存款尽数拿出,买了一辆捷达汽车,开着它四处转悠,到公共场所混时间,看话剧、看电影、听音乐会,流行音乐会也去,连舞蹈都看,画展也去,还换饭馆吃饭,一晚上与几个醉鬼留连于好几个酒吧,总之,什么都行,只要能碰到更多人,碰到一个人就能把人周围的人都认识,这样积累下去,只要花上足够的时间,在北京这种地方,你就会认识几乎所有常在外面混的人。

  我就是这么干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我就能够在外面搭上姑娘了,可惜我那时没把嗅与选美搞清楚,所以一直暗暗难过,认为出动的效果不甚理想,直到一天在一个酒吧趴在桌上吃薯条之际,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请挪一下――"我一回头,是刘琴,我们背靠背坐着,椅子挨到一起,她的衣服被夹在当中,而衣兜里的手机正在响着。

  她一笑:"是你呀――"我搬动自己的椅子,对她说,"这电话肯定不是我打给你的。"

  她找到手机,看了看,一下子关掉:"讨厌,没完没了的,真讨厌。"

  "谁呀?"

  "我男朋友,我在他身边他就劝我多出去见见导演,我要老跟导演在一起,他就打电话让我回去,什么人呐!"

  54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的蛋,刘琴随便一句话,我立即心领神会,我回头看到她与两男两女坐在一桌,其中一个边说话边指手划脚,还真像个导演,与刘琴在一起的姑娘一副爱听的样子,我回过头,与我一桌的两个酒友正无聊地把头望向电视,那里正播出一场足球比赛,我把椅子横着移了移,又向后移了移,这样,我正好与刘琴能够侧着脸说话。

  "你最近怎么样?"

  "最近――我?"

  "是啊――"

  "刚从上海回来――"

  "上谁的戏呢?"

  "老王的――我演女二号。"

  "怎么样?"

  "没劲――贤良母型的,你看我像吗?"我笑了笑,没说话。

  "你呢?"她干脆把椅子转过来,与我坐并排。

  "我?"

  "你写什么呢?"

  "没人约我――想写也写不了,在家呆着呢。"

  "哎,我知道有一制片人在找剧本呢――"

  "别给我介绍――""那你想我给你介绍什么?"

  "女朋友。"

  "算了吧――又想耍氓了吧?"

  "你的意思――要耍一块儿耍是不是?"

  "真恶心。"我笑了起来。

  "你真找女朋友呀?"

  "真的――发一个吧。"

  "哎,你想要什么样的?"

  "好的呗。"

  "什么样的算好的?"

  "你这样的就成。"

  "我这样的你哪儿有戏呀。"

  "眼看着你这样好的不成,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

  "哎,我问你,我算好的吗?"

  "算,你就算好的了。"

  "真的?"我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我约好的姑娘,我盯着刘琴的眼睛,"可是我得走了,有姑娘在等我。"

  "那我要是陪你呢?"刘琴一把抢过我的手机,跟我闹,"不许接。"我乐了,"那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呀。"她看着我:"那么,留个电话吧?我把你电话丢了。"我把电话写在烟盒上,把一包烟给她:"先别,等我们练完了一起数着星星。"

  "为什么?"

  "因为我要把你带到荒郊野外,在深更半夜搞,在我的汽车顶上。"

  "真恶心。"

  "我们可以数着星星练,你数一颗,我练一下。"

  "我看我数不了几颗就会数晕。"

  "我想我练不了几下也会练晕。"

  "你说什么呐?"

  "我?对台词――灭琼瑶的电视剧台词,你说这种台词能让演员的大虫牙酸倒吗?"

  "我说呀――真恶心。"

  55

  是的,真恶心,我以前根本不会耍贫嘴,写了几年电视剧以后居然无师自通,出门在外经常能够派上用场,我是说,随时都能出口成章,碰到不吃我这套的就会顿遭白眼儿,但要是遇上随和的却能没话找话,说个没完,无疑,刘琴就属于后一种人,她把椅子转回去,接着与另一桌的人说话,我从她手里要过电话,打回去,那个姑娘告诉我,晚上不出来混了,明天一早有事,我失望地挂下电话,把目光也投向电视,万般无奈地看那场我特不爱看的足球比赛。

  比赛完毕,我与来的两个人付了账,出了酒吧,招手告别,我走向我的汽车,却在路边看到正在打车的刘琴。

  "你把出租车钱给我吧――这趟活儿,我拉了。"她回头看到我,笑了:"怎么又碰见你了,我都换了俩地儿了。"

  "我一直追着你――没发现吧。"

  "你那么恶心呐!"她对我说,笑了起来。

  "你不是住方庄吗――我顺路送你。"

  "方庄?"她像恍然大悟似的说,"我早不住那儿了。"

  "你住哪儿?"

  "我住亚运村那边。"

  "完了,跟我们家正相反,你还是打车吧。"

  "你看,你看,还说要把我带荒郊野外去呢――现在不是正深更半夜吗?"

  "可我还没想好当不当强*犯呢――"我一招手,"上车吧。"

  "我跟你逗着玩呢――我自己打车走。"

  "那好吧――再见――下次可别逗我了。"

  "你真想送我?"她挑起眉毛问我。

  53

  开着车,带着刘琴,听着音乐,一会儿便把她送到家,她住在亚运村往北很远的一幢像是农民盖的五层楼房里,夜深人静,四周连路灯也没有,我停下车,对她说:"要不要再送你一段?"她想了想:"只许送我到门口。"

  "我还是走吧。"

  "谢谢你。"她下了车,一直走进漆黑的楼

  我看看表,已经半夜两点了,于是掉了头,把车向外开,没开多远手机就响了,我一接,居然是刘琴。

  "是周文吗?"

  "当然了――你改主意啦?"

  "我们这儿停电了!"

  "怎么了?"

  "我害怕。"

  "那――"

  "我什么也看不见,打火机落酒吧了,门也打不开,这楼里只住了两户人。"

  "你男朋友呢?"

  "给他儿子过生日去啦。"

  "你的意思是――"

  "你回来接我吧。"

  "好吧。"我再次掉回车头,往回开了一段,来到刘琴楼下,车灯下,只见刘琴站在楼前,用手挡着眼睛,冲我招手,我停下车,她迅速拉开门钻进车里。

  "吓死我了。"

  "你是说我吗?"

  "真吓死我了。"我把车内的灯打开,只见她手里拿着我给她的那盒烟,我从烟盒中拿出一支烟点燃,递给她,她了一口,把烟雾吐出:"什么破地儿呀!怪不得才卖八万,我住进来不到一个月,都停三次电了。"

  "你男朋友送你的房子?"

  "他?"刘琴看我一眼,"他只送过我这个手机――和一脸盆。"我们一齐大笑起来。

  "要不,你跟我混吧?我可以把手机钱省了。"

  "你?"我低下头:"我正找女朋友,找来找去我看还不如你。"刘琴看我一眼:"不合适,你太小,我想找个年纪大点的。"

  "年纪大还不容易,再过几年我不就年纪大了吗?"

  "算了吧――再过几年我也年纪大了。"她黯然地说。

  "到那时候――"

  "到那时候――你就后悔了。"

  "还真没准儿――可是――"

  "可是――"刘琴看着我,"你别多想了,我们去哪儿?"

  我心头一凉,停了一下,才接口道:"不知道,我们家有俩朋友住着,不太方便。"

  "要不,你陪我上去吧。"

  "行,我后备箱里有一包蜡,前一段买蛋糕时白送的。"

  "你去拿着吧。"

  57

  我们没有用上蜡烛,我一手打着打火机,一手拉着刘琴的手走上一节节楼梯,后来我不用打火机了,我抱住她往上走,一直走上五楼,再往后,我们开了门,进去,再往后,我们上了

  刘琴是个瘦骨,我与她搞时,她的髋骨总会撞到我,看样子她是那种喜欢搞的人,搞得非常好,我们中间一句话也没说过,只在完事前,她提醒我:"别――"我说我知道。

  她去洗澡,我却差点睡着,她洗完回来叫我,我去洗。

  随后,她对我说:"明天一早他可能回来――你只能睡到天亮的时候。"我直起身说:"我还是现在就走吧。"她拉住我:"别,再陪我躺一会儿。"我说:"一会儿我就真困了。""你要愿意现在走,就走吧,反正我一睡着就没事了。"我下了,拉开窗帘,月光透进来,我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往外走。

  她叫住我:"真怪,我们俩一碰到就会出一些怪事。""我看你就像一件怪事。"我开着玩笑,话音未落,一头撞在一个衣柜上。

  58

  从刘琴那里出来,我把车开回到东高地,我开门进去,小与菲菲已经睡着,我轻手轻脚上了,闭上眼,却无法睡去,有种人生如梦的感觉,半天,我才发现我是醒着,睁着眼睛在黑暗中愣神,我想我有点失眠,于是起来吃了一片安定,天朦朦亮的时候,药力发作,我慢慢睡去了。

  59

  我像是被一阵说话声吵醒的,起初,说话声听起来显得非常模糊,渐渐地,说话声清晰起来,我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竖起耳朵,仔细地听,原来,小正与菲菲低声地吵架,因为他们要低声音,所以听起来就显得格外的凶狠,我可不想在这时醒来,于是,接着装睡,不久,两人由于没吵出什么结果,决定休战,我正要趁机起,不料,小的一句什么话却引起了菲菲的不,很快,两人再次开战,话题变换很快,从一个人不关心另一个人,转到什么是关心,转到举例说明,从一个例子又转成相互告诫,这时,两人显得十分推心置腹,显然,双方都对对方十分关心,可一个关心,另一个却不领情,很快,两人开始就某一问题争执起来,接着,菲菲开始埋怨小不好好工作,努力上进,小说菲菲不该跟别的混混在一起混,忽然,话题再一转,两人都说自己这样过是不得已为之,因为看不到什么希望,这本是一个和好的机会,不幸的是,两人错过了,相互指责再次开始,声音越来越大,小示意菲菲到厅里去吵,不要吵醒我,于是,两人来到厅里,关上门,一会儿,菲菲进来,低声哭着,收拾东西,准备离去,我想做为朋友,我应劝一劝,于是假装醒来,问菲菲:"是不是吵架了?"菲菲悄悄地擦去眼泪,不说话,很快便把一个小包收拾好,然后走了出去,单元门当地一声关上了,我叫小,他过来,我说:"追去吧,别打架呀!"小了两口烟,追了出去,半小时后,我已起,刷完牙洗完脸,正喝速溶咖啡时,小回来了,坐在我旁边,连连叹气,我说:"怎么了?"小说:"不回来,走了。"我说:"那晚上去她们团找吧。"小说:"你看,一个姑娘也没什么劲。"一会儿,他又说:"你写东西吧,我们没耽误你吧?"

  60

  我要说,任何开头都是好的,但开头之后,坏事的苗头就会出现――总之,你早晚会面对不知所措的局面,如果菲菲与小只是混在一起几天,那么一切要么随风而去,要么便会有一段或好或坏的记忆,不幸的是,事情慢慢发展,最终会把人拖进泥潭――总之,好结局不多见。

  小在我的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了有10公里,断然得出结论,且与我有关:"我得把她找回来,还没帮你找一姑娘呢,她要走了,还真麻烦。"这成为小晚上找回菲菲的理由,也许因为同样的理由,菲菲决定回来――当然,这是笑话,总之,晚上,两人已经再次相亲相爱地与我一起看录像了,为了庆祝他们和好,我给他们放了一盘由艾尔-帕西诺与米歇尔-法依弗主演的美国商业片《弗朗基与约翰尼》,让他们觉得,外国人也吵架,与中国人一模一样。

  电影看完后,我们一起听音乐,小再次向菲菲提出给我介绍女朋友的事,我假装表示,不着急,反正也就那么回事,小问我昨天夜里有没有什么好事,我说,我说不清,反正碰见一姑娘,最后一起上了

  "好看吗?"小问我。

  "是个演员。"我说。小说:"还是找菲菲的同学吧,免得你学坏。"菲菲说:"可我们班女孩除了嗡嗡都有朋友了。"小说:"嗡嗡够呛吧?"我说:"是不太合适,我想,怎么也得比嗡嗡好看点吧?"菲菲说:"嗡嗡好看的。"

  我说:"那是在500年前的意大利。"菲菲说:"你要是闷的慌,我就叫嗡嗡过来,她反正没事儿,昨天晚上我还看见她一个人在传达室门口转来转去,一副没事干的样子,我们这些不回团的人有什么事儿就问她,她天天呆宿舍里,什么事儿都知道。""要不叫来?"小问我。

  "叫来也行,我可以把老巍介绍给她。"

  老巍是我的同学,没别的毛病,就是头有点秃,给自己起了一个乐观的外号叫靓仔,谁要说他不亮,他就在我"晃他晃他"的叫嚷声中,低下头给别人看。

  "不合适吧,"菲菲说道,"<一塌糊涂> wWW.uYuXs.cOm
上一章   一塌糊涂   下一章 ( → )
围城非洲草原上的天外桃源华莱士人鱼关于莉莉周的燕尾蝶情书残疾人宣言风的旱冰鞋风与树的歌
忧郁小说网提供石康大神最新作品《一塌糊涂》最新章节:051-065全文免费阅读,一塌糊涂全集5200!请关注一塌糊涂吧,本站最新最快更新一塌糊涂最新章节,忧郁小说网是一塌糊涂免费阅读首选之站,一塌糊涂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