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大神最新作品《美人赠我蒙hàn药》最新章节
忧郁小说网
忧郁小说网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幽默笑话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诗歌散文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言情小说 现代文学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科幻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乡下春天 偷情寻欢 借种经历 吟语低喃 留守少妇 我露娇妻 变质父爱 色色白痴 焱帝倾颜 富贵风流 狼性村长 人面兽医
忧郁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美人赠我蒙hàn药  作者:王朔 书号:12880  时间:2015-5-17  字数:10392 
上一章   第二十三篇 有没有不猥琐的性描写    下一章 ( 没有了 )
老侠:尽管你的作品有种很痞的东西,你的冲击力、尖锐、反讽和批判都是通过这种痞表现的。但我发现你有一个不痞的地方,就是描写一点也不痞。

  你的小说凡是写到男女情的地方,跟其他当代作家比,你是相当克制的,你很少有甚至就没有赤的煽情的追求感刺的描写。而且你作品中的男女人物都是小氓类的,这种男女关系的描写居然如此清白,是不是有违你的呈现生活的本来状态的初衷?相反,中国作家在八十年代已经进行赤描写了,九十年代就形成了一种普遍化的倾向。像《废都》、《白鹿原》的描写都很赤,甚至有《金瓶梅》的下,还有一批女作家,在这方面极为生猛,作品一上来就是自摸,而且恨不得从小就知道用自摸来自。后来又出现了《绝对隐私》这样的男女关系实录的畅销书,出现了以婚外恋为题材的小说和电视剧,且成为收视率和运行量都很好的大众消闲品。与外国的痞子文学相比,你的描写就更克制了。像法国的热内,美国的米勒,他们的作品的描写包括同恋描写都是赤的。那你自己要在写作中还原生活,生活中的痞子怎样生活你就怎样写。但涉及到的时候,你把直白主义。自然主义的成分省略掉,这种大量省略的男女关系是否能还原到你所期许的那种原汁原味的真实。

  你这个被学院派称为痞子作家的人,为什么在作品中说话做事都混不吝的人物,在爱上却如此清白、自制?

  王朔:我觉得我直到今天仍没有找到一个描写的好方法。大部分人写是不干净的、不健康的,我倒觉得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顾城的《英儿》写写得比较好。看了他们的东西,在那种感觉中,我对写有了点信心,觉得关系也可以写得不那么猥琐。在中国作家中,说一千道一万,写得就是不好。关系也是我过去写作中的一个忌。当时作品中对,写得过分,编辑也不太愿意,八十年代还不是那么开放。我那时基本上就不直接描导胜,就是用些评议、靠些气氛来写。但现在我恐怕就要写了,因为作品中不能避免它。回避只是无能的表现,关键是找到一种健康的心态健康的写法。

  探讨人和人的关系、男女关系是很重要的,很多小说就是写男女关系。男女关系中没有是不可能的,没有男女关系,好多事就出现不了,合合分分的,其实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但是动不动把的冲突成性格冲突、价值冲突、生活习惯冲突,在某种程度上不是很真实,这样写就要付出不真实的代价,或者说夸大了生活中关系的重要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它是单纯简单的。包括在《过把瘾就死》这样纯粹描写家庭生活、感情生活的作品中,不写就像缺了一条腿似的,你就没法把全部面貌写出来。

  我今后的写作不会再回避这个性问题了,我会正面去写它,我觉得真实的东西都不胜,没什么不干净的。至于有些作家身胜写得让人觉得胜,觉得落俗套,是因为作者对此并没有什么个人独特的感受,或者这种描写搁在这儿可有可无,并不特别必要,但他错误地一定要搁在这儿。还有一个是他在这问题的把握上有问题,比如很多人肿胜关系确实抱着不健康的想法。那样写的话,他会把当成很严重的事情,他把这事看得过分严重,写出来的东西就会显得在这上面着力过大,夸大了的作用。那些年有人写也经常过分强调的作用。我个人的比较正常。我当然觉得这东西很重要,但我没有把它当成决定的,对一般人来说,没重要到可以扭曲一个人的性格的程度,我始终没这看法。我感到当我再在写作时面临的问题时,也许可以正视这个问题,老回避也不是个办法。

  老侠:中国传统文学中的描写基本上是两种方式,一种是就是,赤的,没有情的,甚至就是乐、纵,玩的别名,比如《金瓶梅》那种,更过分的是《蒲团》,用类似文学手法写成的姿势示范。一种是把写成纯情,变成了或升华为情,《红楼梦》是典型的代表,其他如《牡丹亭》那种"情可以使人生、使人死。使人死而复生"的。曹雪芹写的方法完全是传统的,凡写到俗的关系,都是毫无爱情分明的,像凤姐戏贾蓉,像薛潘一群人的。但一写到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晴雯等人,就再没有赤了,而是精致的典雅的以情为轴心的,把转化为完全的情。在中国,很少有把与情融合很好的描写。要么是《金瓶梅》式的放纵,要么是《红楼梦》那样的把诗意化,所谓由到情嘛。中国人的说法叫"升华",传统文化还以两种观念区别人与兽。人是《红楼梦》,兽是《金瓶梅》。

  王朔:所谓"升华",在我觉得就是意。而对《金瓶梅》式的描写,一定要进行道德声讨,诸如每回的诗曰什么的。

  我讨厌《金瓶梅》中的描写,更受不了那些道德说教。那个《金瓶梅》的描写是不能模仿的,它最没意思的地方就是描写的程式化,就是那几下子,看上一百段描写也是那几十个字。他的写没什么创意,没什么特点。另一种描写就是要美化、升华到精神,贬低或忽略体。两种方式我都不认同。其实,我想这里面没什么窍门或神秘的东西,在我感觉,就是老老实实地写,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每次都有所不同就不同,无数次重复乃至乏味无聊就乏味无聊。是怎么作用到精神上的,怎么作用到两人关系上的,是加深了情还是消解了情…其实活动是很丰富的,但没有什么取巧之途,就是老实写。有时是导致喜悦的,有时候还可能是导致失败的,导致摩擦的、冲突的、生理心理紧张的、失衡的等等。我觉得有时候通篇写也可以写得美,读上去舒服。就看写作时的状态与目的了。只能是老老实实看待。要是说想通过表现什么更深的意义,就太高太大了,担当不起。

  老侠:中国的描写,《金瓶梅》是非正统的。传统中的描写的主是《红楼梦》式的,一严肃起来,就成了宝黛之生死恋情,决不能沾俗的,两人的交往是同读《牡丹亭》、葬花、赋诗…既扭曲了又使情虚假化了。现代文学,涉及描写的不多。鲁迅的作品中很少有直接描写,最俗的也就是阿Q调戏尼姑了,躲在庙里幻想当了皇帝会有多少女人。像其他的《伤逝》就没有了,只有失败的自由恋情。

  鲁迅的描写的路子仍然是传统的两种模式,他的高人一筹是在由恋情提出的社会问题上。别人写自由恋爱,最后的结合是终点。鲁迅是把别人的终点作为他的起点,自由结合了又能怎么样?真能幸福吗?最后是失败,出走,娜拉出走后又能怎么办?而当时的那些女作家写的就是情了。郁达夫是个例外,他不是把情作为追求自由的象征,而是把作为压抑以及冲破压抑的解放的象征,《沉沦》中的是苦闷压抑寻求解放的象征,被升华为反抗的宣的追求个人自由的高度。但是他还有另一面,一到了《迟桂花》的就是很干净的、唯美主义的。但他的《沉沦》,在中国文学中毕竟赋予以一种新的意义,虽然这意义是从西方舶来的。

  当然,以后,别说描写,就是情描写都没有了,像《苦菜花》是情了,《青春之歌》是小资情调。"文革"后,文学突破了这方面的忌,先是情的突破,比如《第二次握手》、《爱情的位置》,的突破是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右派作家的特点就是要把一切都戴个高帽子或升华到某种道德的政治的生命解放的高度,特别虚假。他写就是苦难以及解苦难,天崩地裂、天昏地暗、乾坤颠倒的关系。主人公的原始生命力、道德情和崇高理想全由于和一个女人的一次决定。他不像郁达夫那么单纯,只写是个人解放。他还硬强加上政治方面的崇高,苦难中的再生等等。这些作品实际上与《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是一样的,只是多了点描写。后来到了张艺谋的《红高粱》,他把张扬为一种中国人或中华民族的生命力、原始冲动,和张贤亮的那种强加或升华没什么区别。让承担全民族的政治灾难和中华民族的生命力,岂不是太残酷太做作了吗?《菊豆》是伦,《大红灯笼高高挂》是妾成群,张艺谋是中国导演中的专家,却没拍过一个真实的镜头。还有王安忆的"三恋",完全受弗洛伊德心理学的影响,我总觉得她是左手捧着弗洛伊德的心理学书,右手写着小说,要不然,她的作品中男女关系的发展不会那么符合本我、自我、超我的模式。这几年的作品看得比较少,不知道现在的作家是如何写的。林白的东西只读过一篇。西方国家也有夸张的写法,比如劳伦斯的《查太莱夫人的情人》,把的感受比喻为大海中的溺水者,太夸张,赋予的使命太沉重太大了。中国文学从来就没有过比较好的描写,似乎我们从上就不清与情之间是什么关系。

  王朔:也没有太复杂太深奥的道理,诚实是最重要的,老老实实地写就够了。

  我觉得这东西只能从自己的真实生活出发,不能虚构、想象,故事可以编一个,但细节的东西必须真实。

  在描写上虚构或想象,结果肯定要夸大。当然,人在生活中的的想象除外。

  老侠:但是中国文学中的这种描写,特别是当代文学中,很难看到你说的那种健康的东西,一种真实的不夸张不猥琐的描写。在你过去的小说中,在所谓的"痞子文学"中,描写成了你写作的一个区。你一碰上它,就肯定要回避,不去正面描写它。根据你小说中的这个特点,也有一些人说,如果王朔是个痞子作家,他写的这些痞子的干净,他声称自己要原汁原味地写,就算我们相信他写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人,极为无的人是真实的,但在这些人物的关系的描写上,他就是虚伪的不真实的,由此我们也可以怀疑,既然他在上有所隐瞒,在其他方面也不会真实。你刚才给了我一种解释,说你找不到好的方法描写。你觉得咱传统的文学中或当代的作品中有没有符合你的理想的那种健康而干净的描写。

  你说一直没有好方法,又说你从林白的作品中得到某种启发,还有一个作家的,是谁来着?

  王朔:顾城的《英儿》。

  老侠:你说你将来不再回避描写了,因为回避不了,必须要写。似乎你心中已经有了一种方法,或者和你以前的状态相比,你找到了写的自信,可以把它写得比较健康,那你自己能说清楚这是一种什么东西或方法吗?

  王朔:没别的,就是老老实实地写,是什么就写什么。我觉得我在好多事情上走偏路就在于我要给他找到一个什么方法或意义…其实,这件事情本来就在这儿,你只要如实描写就是了。我原来老倾向于在这个事物本身的外面给它加一个壳,却忽略了它本来的东西,也是。我想找一个合适的方法,合适的角度…

  最极端的时候我还想给他一锅烩,找到一种方法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我后来想明白了,其实没有这种方法。可能就是你说的,描写变成两个模式,一个是《金瓶梅》式的,几个程式,百十句套话,多少个句子,什么时候写到都是它。还有一种就是把诗意化,上升到一种精神活动,把人成神或把成决定生命的一切方面的原子弹。那后来我发现要写就必须摆任何模式,只写本来是什么。我觉得其实就是把态度放正。假如我再写的话,我不会有先入为主的东西,想这个东西是否干净、是否健康呀,它就是它,在我的生活中和经验中,它提供给我多少,我就写多少东西,写到哪儿算哪儿,触及到什么算什么。但是第一是不协调什么,不为故事的结构而安排什么,就是单纯地写它。第二我也不为了什么意义而写它,我不强化什么。也就是既不贬低它也不升华它。

  西方也有人搞强化的,突出这个性的作用。比如你说的劳伦斯的《查太莱夫人的情人》,再譬如纳博克夫《洛莉塔》。

  他写,就要写到基于小时候的某种体验,从第一次到最后一次,他一定要把这个脉络关系清楚,在他生活中每个时期的作用。其实在我的经验中,好像不会对人的生理或精神产生那么大的作用。但是我发现在小说中,你写着写着会情不自地加重这种东西。因为你原意是想不加什么地写它,没有什么废话,每一段都写得非常地道,但在写作过程中,你会无意识地强调它的作用。在写作中对整个故事的影响,对人物的影响有种无意识的潜在作用。我也不敢担保我将来写到就一定能没有这种潜在的强化,可能会有。

  我看到的现在的大多数描写,我觉得林白的那个好。因为她就是老老实实地写,就是写每一次的不一样。而大部分中国的包括外国的描写,都是把它当作同一件东西描写的,要么是美好的,要么是快层面的,要么是变态的,导致一些狂的想法。林白好像对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她写这个东西,我觉得她的态度就是不太重视,就像对待吃饭一样,你说谁会把吃饭这东西赋予过多的意义,什么吃饭时它产生的氛围呀,它对你身体的影响呀,使你吃完饭累了呀,或好舒服呀,吃饭的时候谁也没有歪的的。吃饭就是吃饭。但就是在的问题上,大家会生出许多莫须有的东西。可能是因为它比较隐秘,而且它总是处在一种道德的边缘状态。

  那你写的时候,就会情不自地说:我要把它想明白了,我得对它有个态度…这些东西我想我再写到的时候都不要有,碰到这些事自然发生了,就按照它的自然发生的样子写。因为我觉得有很多事情…不是一定要导致这种东西的。或者描写现在的状态,是某种强调美的结果。实际上它可能什么都是,在不同情况下它是不一样的。也可能是毫无感觉,也可能是感觉很多,有时感觉好不见得会导致好结果。我觉得,这是非常千差万别的。我对写这种东西有信心就在于:我觉得它本来是什么我就写什么。

  老侠:林白的东西我读得不多,就一二篇吧,不能全面评价她的描写。但只就我看过的东西的印象而言,给我的感觉她还是把夸大了。有一篇东西她写到那人物很小就非常成了,就意识到,就能用自摸来足自己,这种自给她以后的生活生命带来了什么,似乎是取之不尽的东西。她这还是叫负载过多。这个东西确实有些怪诞,人人都有经历,像穿衣吃饭一样平常,但却被人类得很神秘。从古至今,社会对它有无数道德的法律的忌,很多传统的东西都是从这个事情上来的。可能古人多看重的生殖功能,为后代计就格外重视它,久而久之把对生殖的看重转变为对本身的强调。最近看了一本书,是口述历史,讲六十年代西方的革命,许多人的自述都强调那个时代由于避孕药的出现和观念的转变所带来的解放自由,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年轻人的一系列叛逆行为。时代的甚至成为生死攸关的问题。本身的自然属,被社会附加了过于沉重的功能与意义。

  它在现实生活中是每个人都经历着的事,但一旦把它拿出来讨论,作为一个社会话题时,它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它负载了太多沉重的本不该由它承担的东西。所以,以常识的态度对待描写,是件不太容易的事。虽然我们本身的可能很简单很平常,但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过于纷观念。文学作品中的描写之所以写不好,我觉得是因为作家们写的不是自己的实实在在的经验,而是千百年来被灌输的"观念"。

  简单地说就是:不是写本身,而是写对的观念、态度、忌…就是社会强加于的东西。

  所以像你说的那种写法,以平常心看待,它是个什么,我怎样经历了它,我就老老实实怎么描写它就够了。这种描写在古今中外我读过的作品中和看过的艺术品中,还没有见过。这么踏踏实实地导胜,像写一顿饭那样。你能够完全摆在脑子里潜意识中已经扎了的关于的观念吗?这种路数就对吗?

  王朔:就是说,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有机会写好,这条路还没有走错。

  我觉得这个东西就需要在一个较长的篇幅内<美人赠我蒙hàn药> wwW.uyUXs.cOm
上一章   美人赠我蒙hàn药   下一章 ( 没有了 )
空中小姐看上去很美玩的就是心跳千年一叹笛声何处霜冷长河行者无疆文化苦旅出走十五年借我一生
忧郁小说网提供王朔大神最新作品《美人赠我蒙hàn药》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篇有没有不猥琐的描写全文免费阅读,美人赠我蒙hàn药全集5200!请关注美人赠我蒙hàn药吧,本站最新最快更新美人赠我蒙hàn药最新章节,忧郁小说网是美人赠我蒙hàn药免费阅读首选之站,美人赠我蒙hàn药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